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 >> 媒体聚焦

6年隐姓埋名,终难逃恢恢法网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

“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。”当冰凉的手铐铐住双手的那一刻,因涉嫌贪污犯罪潜逃6年之久的苍南县莒溪镇大峨村党支部原书记吴逢玉,终于结束了他的逃亡生涯。 

事情要追溯到2004年下半年,苍南县林业局在莒溪镇大峨村确定了3600多亩林地用作生态公益林,并要求该村村干部仔细排查,组织做好补偿名单登记申报工作。

大峨村地处偏远,消息闭塞,村里大多为留守老人,这些“便利”条件为时任大峨村党支部书记的吴逢玉壮了胆,暗中打起了冒领“公益林补偿金”的小算盘。在未将相关政策公开的情况下,吴逢玉私自以夏某某等12名村民的名义申报生态公益林补偿。随后,县林业局为夏某某等人办理了定期发放生态公益林补偿金的存折,吴逢玉领取存折后一直放在家里自用。

“第一次拿着存折去取钱,我是很害怕的,只怕被其他人发现,但取了几次之后发现没事,我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,没钱了就从存折里取,变得心安理得,从来没有想过这种行为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。”吴逢玉说道。

2013年12月初,县审计局到大峨村调查生态公益林补偿金发放情况。听到风声的吴逢玉担心事情败露,立即借钱将用掉的32.9万余元补偿金存回存折中。之后,吴逢玉陷入激烈的思想斗争中,既害怕坐牢,又心存侥幸,迟迟无法下定主动投案的决心。

同年12月,吴逢玉畏罪潜逃至云南省曲靖市,在当地的矿场工地打零工谋生,这一躲就是6年。

“在外逃亡的日子真是难熬啊!”谈起逃亡经历的吴逢玉一脸苦楚。一路上,他始终战战兢兢,不敢坐大巴、动车,只能搭乘各种“黑车”。

潜逃期间,吴逢玉白天混迹于矿场中,胆战心惊地揽活糊口,夜晚则独自寻找住处。特别是冬天的夜晚,寒气逼人,吴逢玉只能找那种又脏又臭的地下小旅馆,还要低声下气地哀求旅馆管理人员,说自己身份证丢了,家里也没有别人了,只求一间堆放垃圾、能睡个人的房间就行。有时候找不到这种小旅馆,树荫、草丛、桥洞等偏僻处都成为他的落脚处。对他来说,只有躲在这些犄角旮旯,才能稍微找到一点内心的安全感。 

法网恢恢疏而不漏,2019年8月,吴逢玉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。

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曾想过去自首,却始终犹豫不决,一拖再拖,这几年一直过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,连带着自己家里人也被人看不起;如果早点自首,现在早就出来了。”吴逢玉落网后带着深深的自责和悔恨。

经审查调查,2005年至2013年期间,吴逢玉在协助政府部门发放生态公益林补偿金的过程中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侵吞生态公益林补偿金,涉嫌贪污犯罪。目前,吴逢玉已被开除党籍处分,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。

温州市清廉苍南

Copyrigh© 2001-2015 xjw.cncn.gov.cn All Rights Resevved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